八省去产能方案已上报 地方去产能博弈超国家规划预期

中国产业投资网来源:产业界  时间:2016-04-17 15:12:30
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第一要务,去产能已经形成国家和地方层面的全面共识。今年春节前国务院发布两行业去产能意见,明确要求钢铁、煤炭行业3-5年内各压缩产能1亿-1.5亿吨和5亿吨左右。有意思的是,此次去产能大战中,地方力度似乎远超国家预期,一些已经形成方案的地方提出的去产能目标累计总量可观。

  由于种种原因,地方的去产能仍处在观望和等待政策的过程中。因为国家的政策大盘子不定下来,具体配套政策不下来,每个省如果要单独操作去产能估计都很难,这要地方政府有相当的财力和手段。

  “很多地方都想争取政策,希望方案报早一点能够争取更多的支持,这也相当于是一个表态。”上述地方政府人士说。

  安徽、河北、山西、贵州、吉林、辽宁、山东、河南八省份的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方案已经上报至国务院有关部门,这是记者从上述省份负责方案起草的政策人士处获得的消息。“这是全国最早的8个地区。”上述官员表示。

  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第一要务,去产能已经形成国家和地方层面的全面共识。今年春节前国务院发布两行业去产能意见,明确要求钢铁、煤炭行业3-5年内各压缩产能1亿-1.5亿吨和5亿吨左右。有意思的是,此次去产能大战中,地方力度似乎远超国家预期,一些已经形成方案的地方提出的去产能目标累计总量可观。

  “现在这八个省的煤炭去产能目标已经占到了国家计划的90%,”上述人士说,“如果31个省市数字加起来肯定是超过国家的,甚至翻番。”

  去产能大战的“硬骨头”

  上述人士并未透露八省份压缩过剩产能的各自目标,目前可见的地方去产能目标,分散于各地已经公布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工作方案中。

  比如山西省计划到2020年压减煤炭产能2.58亿吨,贵州计划用3至5年时间压缩煤矿规模7000万吨左右,河北则提出到2017年,要减产6000万吨钢铁、4000万吨燃煤等等。

  “大家都认识到我们的产能是绝对过剩,而不是结构性的相对过剩。”地方政府智囊部门官员表示。

  记者查询煤炭、钢铁行业上市公司报表(以2015年三季度报为依据)发现,A股53家钢铁行业上市公司中仅4家公司报告期内营业总收入呈现正增长,其中仅22家净利润为正,也就是说将近60%的钢铁行业上市公司亏损。

  上述53家上市公司中,7家净利润增长率跌入-1000%以下,最低的五矿发展净利润增长率为-4056%,2015年前三季度亏损14亿元,亏损额最大的为甘肃省的酒钢宏兴,亏损35亿。

  分地域来看,这53家上市公司中就有16家位于上述八省份,占到了全国的30%。

  煤炭行业的数字更为悲观。报告期内,A股煤炭行业37家上市公司中仅2家公司营业总收入正增长,仅3家净利润正增长,92%的煤炭行业上市公司亏损。其中,亏损额最大的是山西煤业,2015年前三季度巨亏14亿。

  这37家公司中位于上述八省份的有21家,占到一半以上。其中又以山西省最多,共有12家。

  记者研究两行业上市公司报表数字发现,屈指可数的盈利正增长上市公司中,中小规模企业占了绝大多数,有的则是通过降低营业总成本实现了净利润的正增长。

  如钢铁行业净利润增速为正的9家公司中,除山东钢铁、凌钢股份外,营业总收入不超过20亿。煤炭行业3家净利润增速为正的公司,兰花创科、宝泰隆、永泰能源,也无一不是中小规模企业。

  这表明,上述重头地区的重头国企,是此次去产能大战真正的“硬骨头”。而一些产品结构较活,成本把控较好的企业,也因为“船小好调头”的优势,在全行业的产能过剩中得以存活。

  地方去产能博弈

  刚刚过去的3月底,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在安徽调研时召开了部分企业座谈会,听取企业意见建议。记者了解到,参会的企业就包括淮南矿业、马钢集团等,化解产能过剩是其中一个重要议题。

  “安徽主要是‘三煤一钢’(淮南矿业集团、淮北矿业集团、皖北煤电集团、马钢集团),都是国企,态度肯定是有的。”当地专家称。

  而就在此次座谈的前几天,安徽省省长李锦斌赴淮南矿业集团调研并主持召开座谈会,研究推进“三煤一钢”企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转型发展工作。

  作为曾经的“亏损王”,马钢股份2012年曾创下巨亏38亿元的纪录,而在2013、2014年实现短暂的盈亏平衡后,今年年初马钢股份发布2015年业绩预亏公告,预计2015年净利润亏损48.2亿元。而实际的情况是,最终报表显示亏损51亿。

  再比如淮南,受制于工业结构过于单薄,2013年GDP为819亿元,2014年为789亿元,2015年为770亿元,连续两年成为安徽唯一一个经济负增长的地市。

  淮南等地的难处,是各地资源型城市去产能困境中的一个缩影。一方面,一些地市作为“钢城”或“煤都”,一产独大乃至一企独大的结构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,而在这些企业的巨亏之下,地方经济发展受到拖累,财政贫弱,化解过剩产能决心很大,能力不足;另一方面,资源型国企独大挤占了其他企业生存发展空间,造成大量的过剩产能人员找不到安置的出口。

  上述两个方面,一为财力,二为人员,是当前去产能中普遍认为比较棘手的问题。安徽部分地区如此,山西如此,东北更是如此。

  今年年初,马钢(合肥)公司(合钢)通过了职工安置分流方案,近5000名职工得到安置,由合肥市一力承当。

  “合肥的国有企业比较多,而且效益比较好。但是其他没有什么国有企业或者比较少的县市,职工又不愿意离开国企进入社会工作的,难度就比较大了。”当地专家说。

  地方积极上报方案表态

  就是在这样左右为难的去产能之战中,不少地方仍报出了巨量的产能压缩目标,力度远超国家预期。

  “现在企业矛盾比较多,一是人员安置,资金从哪里来?二是债务很多,怎么化解?”上述地方政府有关人士称。

  上述人士亦表示,也正是因为上述种种原因,地方的去产能仍处在观望和等待政策的过程中。因为国家的政策大盘子不定下来,具体配套政策不下来,每个省如果要单独操作去产能估计都很难,这要地方政府有相当的财力和手段。

  而根据目前政策的发布节奏,两行业去产能的意见已经发布,但没有按比例分配各省指标,还需等汇总地方意见后出台实施性的细则。

  因此在上述八省已经上报的方案中,主要内容概为煤炭钢铁行业五年计划压缩产能总量、大的企业分解到的数量、职工分流数量,以及期望的税收政策和金融政策等。

  在这样的博弈之下,一些地方上报方案颇为积极。“很多地方都想争取政策,希望方案报早一点能够争取更多的支持,这也相当于是一个表态。”上述地方政府人士说。

  • 商业观察
  • 视觉美图
  • 娱乐播报
  • 区域经济
  • 市场调查

产业界(中国产业投资网)版权与免责声明

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”为“产业界”、“产业投资网”、“中国产业投资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视频,版权均属本单位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被本单位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:产业界中国产业投资网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② 本网未注明“来源”为“产业界”、“产业投资网”,“中国产业投资网”的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来源:产业界”或“来源:中国产业投资网”, 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。

联系人:林先生(电话: